东莞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西甲 > 正文内容

徐锡麟刺杀恩人 被剖心摘肝却是后世的大义英雄

来源:东莞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10-09

1907年7月6日,安徽巡抚恩铭做梦也不会想到,今天居然是自己的送命之日,暗杀自己的人居然是徐锡麟,那个自己最为器重的人。

七月份的安庆,天气酷热无比,这一天,一大早上就骄阳似火,炙烤着大地。好像预示着不同寻常的一天开始了。恩铭一身正装隆重无比,前来参加安徽高级巡警学堂的毕业典礼,坐在礼堂的中央,恩铭环视台下一身戎装的巡警学生,一个个英武神气,不由得好一阵高兴。

镶白旗人恩铭,并不像他那些手握大权的满人同胞。他的同胞大多对这个已经变化了的新世界,充满了敌意,固执地抱着传统睡大觉,任凭局势如何叫他们,他们也是不理。因为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相对与他们,恩铭无疑是个异类,他非但不装睡,而且很清醒。他是一个积极进取的官员。他知道,随着鸦片战争的声声炮响,无论你想不想,愿不愿,世界大势都轰然巨变。大清王朝早已不是什么天朝上国,这个世界再也不是大刀长矛的世界。

1906年来到安徽,担任了安徽的第一把手——安徽巡抚(清朝前期总督大于巡抚,如:两江总督按例兼辖江苏、安徽、江西三省。而末期,安徽、江西两省巡抚不再听命于总督)。恩铭励精图治积极创办新政,礼聘了誉满神州的严复帮助自己,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,创办了安徽师范学堂(安庆一中的前身)、安徽绿营警察学堂、安徽陆军测绘学堂、安徽将校研究所、安徽陆军小学堂、安徽高级巡警学堂。安徽一时成为了新政的核心区域之一。

(图)于库里·恩铭(1845-1907.7.6),清朝官吏,清末主张新政的要角。

安徽高级巡警学堂是专门培养现代警察的,今天恩铭就是来参加这个学校的毕业典礼。恩铭看着站在旁边的学堂监督徐锡麟(相当于今天的校长),露出欣赏的笑容。两个月前,这个年轻人刚刚来时,恩铭还很怀疑他的能力,一个靠关系跑官的富二代,很可能是个好逸恶劳的家伙,虽然去过日本,大多也是镀金而已。结果,短短两个月徐锡麟就战胜了他挑剔的心,徐不但做了巡警学堂的监督(校长),全权负责巡警的培养大业,还被恩铭委任为安徽巡警处的会办(相当于安徽警察局的局长)。

按理说徐锡麟是个关系户,也没有正经的功名(花钱捐来的),本来用他是基于恩铭的老师湖南巡抚俞廉三的面子(徐锡麟是俞廉三的表侄)。当初碍于情面,只是给徐锡麟一个闲差。谁知道徐锡湖北哪里能治疗癫痫麟对于新政颇有研究,很是能干,很快就成了恩铭的得力干将。成为安徽警察界位高权重的人物。

徐锡麟和秋瑾此时都是光复会的核心成员,他们商议要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起义,浩大是浩大了,不过起义还没等开始,人多嘴杂,走漏了风声。革命党人的名单被发现,好在人名都是化名,不至于一下子被一网打尽。

电视剧里的狗血镜头再次现实上演。革命党人的名单到了安徽巡抚恩铭手中,他自然而然的把名单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人,专门管社会治安的警察局局长徐锡麟。命徐锡麟尽快破案,抓捕革命党人。他哪里知道徐正是起义的核心领导人。

徐锡麟一看,起义走漏了风声,自己的化名就在通缉的名单上,自己总不能通缉抓捕自己吧?于是他想加快发动起义。

可惜,徐锡麟才到安徽不久,身边只带来了两个死党,陈伯平和马宗汉。其他人不是学生,就是陌生的同事。

以至于,如此起义大事,因为害怕再次走漏风声,居然没有通知和动员任何人。

不能事先通知,那只能起义前临时动员了,在恩铭来前,徐锡麟临时召集学生,做了一场慷慨激昂的校长演讲。

在演讲中,徐锡麟大谈男子汉的报复,谈作为一个汉人的责任,谈满清如何腐朽。但是无论如何谈,也不能明说,“同志们,学生们,我们就要起义了,一会恩铭来了,第一个先宰了他。”

因为是校长训话,学生也不敢往造反层面上想,加之徐锡麟满口的绍兴土话,安徽的学生也基本听不懂。(可见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)

历史性的时刻到来了。

(图)徐锡麟(1873年12月17日 —1907年7月7日),字伯荪,号光汉子,浙江绍兴山阴东浦镇人。

恩铭端坐在礼堂里,满心欢喜地看着校长徐锡麟和即将毕业的警察学生,一点也不知道命运已经张开了血淋林的大口。

徐锡麟拿着学生目录,借呈送之机,向恩铭近了一步。

“报考大帅,有革命党人起义!“

恩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。“哪里的革命党人?在哪里?“

此时,陈伯平把早就准备好的炸弹,一下子投掷过来。可是,可是,不知道炸弹是假冒伪劣产品,还是陈伯平一时紧张没有拔保险,炸弹,居然没炸!事情太过突然,节奏太过迅速,癫痫病的小发作是什么样的症状?恩铭看着没开花的炸弹,在自己的脚底下滴溜溜乱转,脑袋一桶浆糊,压根没有反应过来。(再次说明当时革命党人的炸弹培训业务不过关)

徐锡麟倒是异常得冷静,拿出手枪一个箭步来到恩铭的身前,炯炯的眼看着恩铭,当四目交汇的瞬间,恩铭也没有看出徐锡麟的意图,虽然徐的眼神闪烁着杀人的光芒。他压根就没想到徐会刺杀自己,还以为徐是来护驾的呢。

"大帅勿惊,这个革命党,我一定为大帅拿到!"

徐锡麟最后还在放烟幕弹。边说变抬起手枪射击,啪啪啪。一共打了七八枪(有的史料说是七枪有的史料是八枪)。恩铭的眼神里除了惊恐,剩下的就是深深的不解。不过奇迹的是,即便身中八枪恩铭也没有气绝当场。(可见,后人说徐锡麟枪法精妙,百步穿杨,也是溢美之词而已)

事情太过突然,就像意识流的小说,突兀得让大家糊涂。台下的学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听见啪啪的枪响。到底是什么状况?是谁开的枪?不知道。陌生的校长到底在干什么?不知道。巡抚恩铭被杀,接下来是不是自己也会被杀,更是不知道。

不过枪声的恐怖气氛迅速地蔓延,一大半不明就里的学生,狂散而去,逃之夭夭。徐锡麟赶紧命陈伯平和马宗汉把校大门关上。没来的及跑的三四十个学生哆哆嗦嗦地龟缩一团。

徐锡麟大声说道,“有人刺杀了巡抚,我们都是警察,理应肩负起社会治安的责任,大家都跟我来,先去军械所拿武器。“(即便到了此时,徐也没有把真正意图告诉大家,因为他知道如此仓促情况下,这群学生肯定不会追随他。)

这三四十个学生稀里糊涂,惊恐万分跟随徐锡麟三人,奔向军械库。

过程很简单,没有遇到抵抗,顺利到达了军械库。

(图)徐锡麟起义纪念馆

徐锡麟的想法非常丰满,先攻占军械库,把这群学生武装起来(这些学生虽然是准警察,但是手中并没有武器),武装起来的学生一起攻打巡抚府。安庆就会拿下,安庆是安徽的首府,顺理成章安徽也会拿下。

现实却往往很骨干,硬邦邦隔的你生疼。军械库是攻占下来了,里面倒是也有武器,可是找到大炮,却找不到炮栓,找到了枪,却找不到子弹,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淘了几颗子弹,却又发现子弹和枪压根就不配套。手中一杆如何减少癫痫药物副作用杆枪,和一根根烧火棒没啥区别。

这一群人中只有徐锡麟,马宗汉,陈伯平手中有装有子弹的枪。

这时候,清军也醒过神来,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向军械库攻打过来。本来就一眼蒙圈的学生,“烧火棍“全部扔掉,借此跑了个一干二净。

这时连马宗汉也怂了,因为阵势也太悬殊了,整个就是拿着鸡蛋碰石头。

不过徐锡麟和陈伯平是有骨头的鸡蛋。陈伯平当场战死,徐锡麟光荣被俘。

按照秩序,行刑前要给死刑犯拍一张照片,徐锡麟情绪相当的稳定,拍过一张后,徐提出再拍一张,理由居然是前一张没有笑,不能留给后人。

这件事,在后来的教科书上大多描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起义,不过在当时,人们更多地认为这是一场暗杀,因为真正参与其中的只有徐锡麟三人而已。

当时的人大多没有民族大义的概念,他们眼中没有国家,只有家庭,他们眼中没有民族大义,只有个人恩惠。所以大部分人对徐锡麟暗杀恩铭很是不解,认为徐锡麟不知好歹恩将仇报。

负责审查徐锡麟的官员说出了群众的呼声。他问徐锡麟“恩铭大人待你不薄,你非但不感恩,反到刺杀于他?难道这是大丈夫所为吗?”

徐锡麟大义凌然,高声答道:“府台厚我只是个人恩怨,而我杀恩铭是出于排满公理,是出于民族大义。”

估计这个官员也听得糊里糊涂,心中一定暗骂徐锡麟是神经病加白眼狼。

回头再说恩铭,身中七八枪,虽然没有当场气绝,也已经在阎王殿的门口做生死徘徊了。

频临死亡的恩铭,脑袋还是相当得清醒,他调动了自己一生的经验,全部的智慧,苦苦思考自己突发的遭遇。

(图)徐锡麟亲笔“供词”

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。为人在世不外乎升官发财光宗耀祖,徐锡麟为什么会这样呢?

徐锡麟老家绍兴,是绍兴城内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,他家的庭院有1100平米之巨,在绍兴城开有 “天生绸庄”、“泰生油烛栈”两个大商铺。徐锡麟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,难道他闹革命钱会更多?可是命都没了,哪里会有钱,有钱又有何用?

恩铭想不明白。

徐锡麟的父亲徐凤鸣中过秀才,做过县吏。徐锡麟的表叔俞廉三更癫痫病治疗方法大全是湖南巡抚,徐锡麟是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,是标准体制内的自己人。徐锡麟为什么要起义,为什么要革自己人的命?难道他不知道闹革命是掉脑袋的事情?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连累自己的家人?

恩铭想不明白。

徐锡麟是自己老师俞廉三的表侄,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自己才重用他,徐锡麟来到安徽后自己对他非常的优厚,不但让他当警察学校的校长,还让他担任安徽警察局的局长。在整个安徽警察界位高权重,一个人做官做到这种地步,也光宗耀祖了,也名利双收了。关键是他来安徽才仅仅两个月,就得到到如此高位,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。

为什么徐锡麟恩将仇报,视高官富禄为狗屎。这到底为什么啊为什么?

恩铭想不明白。

恩铭调动了自己所有的人生智慧也想不明白这些问题,估计闭眼之前,他也不会想到,什么叫民族大义,什么叫死而后已。也不知道革命志士们为什么这样抛弃一切闹革命,搞暗杀。

(图)徐锡麟就义前的留照

革命不是吃饭聊天,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,徐锡麟的代价就是要付出年轻的生命。而且付出的方式很是残忍——凌迟处死。先是用铁锤捶碎徐锡麟的睾丸,再是把徐锡麟的心刨出祭祀恩铭,再是把徐锡麟的肝刨出,煮熟,让恩铭几个手下吃掉。(当时的刑法还带有很大的封建社会的色彩)估计刽子手在行刑的时候也在纳闷,没看出徐锡麟的心肝和其他人的心肝有任何区别啊,他怎么就有这么大的熊心豹子胆。

徐锡麟死于1907年,他如何也不会想到,5年后就民国了。他更不会想到,民国是实现了。可是官员还是那样的贪污,政治还是那么的黑暗。不知道徐锡麟在天有灵,作何感想。

八卦后记一:徐锡麟有个绍兴老乡,根据徐锡麟的事迹写了一篇小说叫《药》,这个老乡的名字叫鲁迅。

八卦后记二:各位看官,不知道您还记得不记得,笔者前段时间在咱历史大学堂有一篇小文章,名字叫《他是北大校长,也是暗杀团长》,出门左转就能看到,暗杀团就是后来的光复会,团长就是蔡元培。徐锡麟是光复会的重要成员。徐锡麟的儿子叫徐学文,后来被蔡元培送到德国柏林大学深造,回国后成为一位巨商。徐学文的女儿叫徐乃锦,徐乃锦嫁给了蒋孝文,蒋孝文的爷爷就是蒋介石。、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fsx.com  东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